<pre id="7j9bh"><font id="7j9bh"></font></pre>

        <track id="7j9bh"></track>

          <track id="7j9bh"><delect id="7j9bh"><dfn id="7j9bh"></dfn></delect></track>

            【綠耕學院】記綠耕第四期共學營:一場組織行動的試驗

            文章瀏覽量:849

             

            一場組織行動的試驗

            文 / 廣東綠耕社會工作發展中心 ?張怡

             

            面對這一期的主題“組織培育與社區發展”,協作者說:讓我們用組織的方式去共同學習組織。看起來這就算是這次共學營的目標,首先學的主題是組織,其次是共同學習的方式,最后是說這個過程要大家自己組織起來。

            學習的主題當然大伙都很明確了,第二點“共同學習”卻并不一定是共識。我理解的共學是基于每個人都是有潛能的信念,打破了傳統的“灌輸式”的學習模式,也打破了教師和學生之間的權威關系,在平等對話的過程中獲得知識。這樣的共識不僅建立在理解和相信這套理念的基礎上,還要嘗試改變自己原本已經習慣的學習模式,要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耐心傾聽他人,也要迅速地思考、積極表達與反饋,這不是件容易的事。

            “大家自己組織起來”——在共學營的第二天,所有的協作者都“退場”了,變成了學員要自己去組織想討論的內容、呈現與互動的方式,過程中協作者也不會做任何的提醒和介入。簡而言之,“組織”就是學員自己的了。但這三點目標對于學員而言,不一定能迅速理解,還要轉化為自己的行動目標。我自己是在經歷了前兩天之后,在第三天做復盤學習時才真正意識到這個問題,組織真的是自己的,也才真正意識到對它應負有的責任。

            協作者希望這樣的安排是一種“沒框”的實驗,沒有任何條件地將發揮的空間留給學員,但對我而言,事后反思這個過程卻做得并不好。因為下意識里的思考仍是帶著“框”的,很快我和我的小組隊友就在時間有限、想象匱乏之下定下來了我們大組匯報經典的三步走方式:第一步挑選代表匯報、把大白紙一掛,第二步分享完詢問隊友有沒有補充,第三步再問其它小組的伙伴有沒有提問再做回應。這樣的過程和結果大家應該都不陌生,隊友沒什么補充,而其它組的伙伴也始終是幾個活躍的積極分子會做提問。結果就是沒有引發積極的互動,也沒有提供可以深入思考、對話的機會。

            這好像變成,一個協作者有心“去框”,學員下意識“填框”的過程,像我這樣的參與者很著急地就用腦袋里的“套路”把空白填滿。當一個小組在剛開始組建,大家都沒有太多想法和頭緒時,大家也很容易就選擇思維里最熟悉、最便捷、最好掌控的方式。站在協作者的角度,面對帶著許多“框框”的村民,是否要把“填框”的權力留給村民呢?如果留給村民的話,有什么辦法可以讓村民在參與的過程中剝掉一些“框框”呢?

            黃總在協作時提到,“我們常常僅把組織工作看作為一種工作方法和策略”,這么一句話立馬提醒了我:哦!我們太長時間專注在討論方法這個東西了,但很少去細細理解、提煉其中人的關系和組織的意義,這才是“術”背后的“道”吧。但是“道”這個東西奇妙的就在于,它更強調的是覺察和感悟,不僅是靠語言去解釋,要呈現它需要和行動結合在一起,我想這也就是協作者們希望我們通過先組成“小組”、再回到“大組”一起共學,再做回顧和復盤的原因吧。

            我也在這次工作坊中嘗試體會組織的意義。因為協作者一下子把工作坊“交”給學員了,怎樣學習、學多少都在于大家如何組織、付出多少,共學實際上變成了一種集體行動,每個人都是知識的奉獻者,如果想要學的更多,就要更投入,不僅是某一個人投入,要所有人投入才可以。為了大家都能投入,就要保證大家都有發言和參與的機會,也因此就要營造相互傾聽、尊重和信任的氛圍。這樣看來,就是組織工作中社工常常要面對的處境嘛。

            這也有點顯露出組織中成員,彼此之間那么一些賴以維繼、相互依存的關系,你不付出我不付出,最后就沒有收獲,如果關系出現問題,即使想付出也沒辦法繼續付出。一方面,通過組織的方式能夠實現某個目標、成就某件事,一方面組織的關系也與人類的情感體驗密切相關,好的體驗會讓人與組織一起得到成長。我想這也是組織對人而言的一部分意義吧。

            有意思的是,在第三天的復盤中、在討論組織的關系中,開始有伙伴陸續地討論到“發言多與少”的問題,無論是發言多的人,還是發言少的人,都開始談到了這個話題。有伙伴分享,“不發言其實是在傾聽,傾聽也是一種參與”,我想這背后的意思應該是指“不發言的人”對組織也是有貢獻的。發言少的伙伴也開始站出來表達自己為什么“不發言”。也有伙伴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發言太多,相應會不會減少了別人說話的機會?這個時候共學的動力好像發生了一點什么變化,我們當中有更多的人發言,有了一些共同討論的焦點、并一起做追問和澄清。而我自己確實是在這個“集體反思”的過程中,明確感受到作為組織中的一員對這場共學營負有的責任(也有點后悔和責怪自己前兩天沒有更加投入)。

            三天的工作坊更像是一場關于組織的試驗。不僅在于賦予了伙伴們行動的空間,也打破了原本的協作者-參與者的固定關系,這種改變有點“可愛”——第一次碰到在最后部分,學員直接表達對協作者的不滿意,協作者全部走向前臺,回應大家并分享自己對于共學營的想象,并也坦言協作者團隊的壓力、自身經驗的不足,并表達TA們也真的很想參與、很想發言但都忍住的心情……這種坦誠相見也自由自在的氛圍比我參加過的任何一場工作坊都要更“賦權”。

            正是在參與和回看整個三天共學營的過程中,從一直在想“方法”的組織工作者角色轉換為一個“吃瓜的村民”再到一個“找到責任感的村民”,發現和感受到一群人組織起來發酵出的能量,還有其中的微妙變化,我想這種體會就是一種“組織的視角”吧。

            最后一天的夜晚,有一群人結束了還遲遲不離開,圍圈挨個兒開始分享經歷與見解,一個故事又引發了另一個故事,因為不能制造太大動靜,大家就再拉近一點距離輕聲說話,激動地想鼓掌的話就兩手向上抖一抖。結束后,還有朋友在群里思忖新的想法。好像共學的神奇之處就是一定會有行動繼續下去。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大陆一级毛卡片说中国话,av天堂2014_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