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寨農村社會工作項目

綠耕云南站的2014年算是一個重生之年。在農村,不僅村民的組織工作有了實質性的進展,我們也開始走出小組、關注社區、推動村民組織關心社區公共議題;在城市,我們重新設立了公平貿易店,并以此為基礎生發出諸多城市同行者的活動。

一、農村工作

1.合作社的組織成長

2013年年底,平寨種植合作社確定了要為理事會成員發放象征性的工作補貼,同時理清了理事會成員們要承擔的責任。明確權責,這象征著合作社的組織建設又往前邁了一步,為次年的組織工作奠定基礎。

2014年初,平寨種植合作社借著規劃一年的生產計劃的機會,重新選舉了理事長和部分理事,新的理事會宣告成立,其中大部分是參與合作社五年以上的老社員。為了推動新的理事會真正把合作社的事務承擔起來,工作員開始調整工作方法:任何需要推動的事,工作員先跟理事長商量、達成共識,然后由理事長組織理事會來共同完成。在此之外,工作員通過簡單的聯誼、外出學習等方法,專門針對理事會做團隊建設。

這一年,理事會推動執行的事情包括落實種植計劃、病蟲害防控、召集小組會議、接待對外交流、舉辦合作社集體活動、分配產品訂單等。工作員跟理事長的密集互動,幫助新上任的理事長迅速進入工作角色;而其他理事經過前幾年的鍛煉,也成長起來,能真正承擔責任。大家的配合使得種植合作社的理事會終于比較像一個理事會,勇于擔當、意識出眾、協作默契。

10月的豐收節,是這幾件來第一次不需要工作員過多介入的大型城鄉互動,合作社理事會自己就把活動辦下來了。而11月開始分配產品訂單時,面對紛爭的社員們,又是理事會工作到深夜、把訂單落實下來。11月底,我們趁熱打鐵,將合作社的骨干帶出來與市民交流、參觀生態農場、商量合作社的發展,大家的狀態非常好,提出要選舉負責監督質量的人。一個多月后,到了第二次大米加工,工作員完全放手,理事會成員自己召集開會、分配訂單、監督質量、組織社員加工。

經過八年的發展,平寨種植合作社終于走上了自主運作的道路。當然,其中還有很多問題,包括人員流動、社員意識參差不齊、質量控制等方面。但可以確定的是,工作員已可以從組織工作中抽身、專注于做合作社社員的意識提升和社區教育等工作了。

2.環保:從組織走向社區

這幾年來,我們將工作重心都放在了幾個村民組織上,主要推動村民組織的獨立運作,對組織之外的事務則保持關注和較少的介入。但我們的工作最終仍是要關注整個村莊。隨著組織發展,越來越多的村民參與其中,今年我們開始推動村民組織去關注村莊的公共事務,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即是村莊的環境問題。

保護村莊生態環境的項目從各個村民組織發力,從暑期開始持續推動。實習生以種植合作社為依托,分別進入各個寨子召集討論會,了解村民的態度和想法,然后一起開展行動。實習生又分別組織了兒童進行垃圾定點清理,跟老人一起排練節目,動員青年參與,與村委會共同推動。在實習即將結束時,實習生與她們動員起來的村民伙伴一起到各個寨子進行演出,吸引更多村民來觀看,并借助村委會及有威望的老人的力量去宣傳環保。

在實習生掀起浩大的聲勢后,工作員的跟進則落實于各個村民組織,在與老年人每次的聚會上反復討論,在發育婦女小組的過程中作為重點呈現,在合作社承擔的豐收節上以行動帶動大家共同參與。

推動村民組織關注公共事務,同時也是我們項目從組織走向社區的一個嘗試。除了依托現有村民組織,在社區層面的工作也會慢慢開展。

3.婦女小組

我們早期在平寨修建的社區公共空間“中心點”一直以來面臨尷尬的處境:我們想向村民交出去、讓他們自己管理,但村民都認為那是我們的房子、不肯接。“中心點”需要真正地讓村民用起來,也需要日常維護,必須要有一個村民組織來承擔這些工作。

借鑒廣州從化“鄉村旅社項目”的經驗,我們開始在村中動員留守在家的婦女去討論“中心點”的管理。婦女們不僅需要做好“中心點”的改造和日常維護,還要在城鄉互動中串聯各個村民組織、做好市民的生活接待。工作員仍然以寨子為單位,逐寨宣傳和討論。五個晚上走完五個寨子,第六個晚上則無需召集,我們等待有心的婦女們過來。對此感興趣的五、六位婦女,成為“中心點”改造的最初的承擔者和領頭人。聚集起一批婦女后,工作員便通過密集的會議討論和婦女們一起理清想法、形成發展規劃。

婦女小組的培育和“中心點”的改造工程尚在初期,預計2015年暑期婦女們會完成改造,進而開啟城鄉互動的新篇章。4.其他工作

2014年,平寨的老年人協會和山上的養殖合作社還在繼續。老年人們繼續土布的染織,今年又在昆明店鋪的支持下,制作民族傳統的花米飯,既能將平寨的傳統文化介紹出去,同時也能補貼生計。養殖合作社在項目工作員的推動下,介入村莊公共事務,借著政府資助的機會,做完了寨子里的路面硬化,使整個村子煥然一新。

二、城市工作

從2007年開始的城市同行者的組織工作,在前幾年因為公平貿易店全面接手銷售而基本停止。如今村子的組織慢慢成長并逐步走向成熟,讓我們有重新做城市工作的動力。我們希望在城市也能凝聚到一批真正關注農村發展、并能持續和村民一起前行的同行者。

1.公平貿易店

前幾年,我們曾跟一位伙伴在昆明創立公平貿易店,后來因為財務糾紛、我們撤資而告終。2014年,綠耕撐起了新的公平貿易店。這一次我們不搞混合所有制,而是堅持集體所有。這是我們的集體事業。

綠耕的公平貿易店主要與農民專業合作社及小農戶合作,以“老品種”和“生態”兩個標準來遴選食材,保證食材健康,支持村民發展生態農業,保護村莊環境。店鋪保證售價的平均70%的部分返還村民,其余的作為店的開支成本。而綠耕做公平貿易店最重要的原因卻是想連接農村與城市,促進城鄉互動。店鋪帶來的穩定銷售是生計項目的關鍵一步。因為要求多樣性的產品,從而推動村民去擴大組織規模、豐富生態老品種的農副產品,增強村民生態種植的信心。

2.城市伙伴活動

做城市消費者活動最初的想法是通過店鋪的產品故事,把平寨的農耕文化,風俗人情帶進城市社區,促進消費者對農村的了解,同時活躍店鋪氣氛。有了店鋪這個陣地后,立足于店鋪與同行合作每月一次開展不同主題的社區教育活動,主題涉及從健康食材到可持續生活的各個方面。在這一系列的活動中手工制作類的活動比較吸引人,而關于農藥殘留、轉其因等比較嚴肅的主題卻慘遭冷場。

做城市的組織工作就如同在村子里發動村民組織一樣,開始總是困難重重,但總會有有心人和你一起前行。也是在這不斷摸索的過程中,我們對自己、村民和消費者的關系與身份有了重新思考。很多時候我們總是下意識地把村民定位為生產者,市民則是消費者,市民通過消費支持村民的生計,在“顧客就是上帝”的思想氛圍中,市民反而成了城鄉關系中的強勢的一方。其實真正的關系應該是這樣的,村民、市民與我們都是朝著美好生活方向行走的一路人,只是在這過程中扮演不同的角色,各有所長。在這過程中我們相互學習、相互支持,才有前進的動力。

三、城鄉互動

1.豐收節:一年一次的城鄉大聚會

當生態老品種稻谷收入了谷倉,平寨生態種植合作社的社員們終于放下心來,決定在新米上市之前舉辦豐收節,與城市朋友共慶豐收并期待來年的秋天依然碩果累累。豐收節的準備工作由生態種植合作社理事會自行安排分工,工作員主要輔助幫忙帶城市朋友進村。在豐收節當天城鄉兩邊同吃同住同勞動,相互了解增進感情。

豐收節活動不僅僅是為城市伙伴而舉辦,同時也是合作社自己的重大活動,難得的集體辦伙食、在一起喝酒聊天,當然也是難得的組織成長的過程。

2.村民外出參訪

辦完了豐收節,碾完了第一批新米后終于有時間閑下來外出學習和搞組織內部的團隊建設。剛好趕上昆明的采耘農夫市集,社員們很關心第一批大米上市后城市朋友們的反應,想進城親自聽到他們的反饋,回答他們的疑問。在農夫市集上綠耕的攤位因為村民的到來,平寨老品種生態大米受到很多朋友的喜歡,這讓村民們很高興也很自豪。除了參加農夫市集外,他們還參訪了昆明周邊一家生態農場,和同行交流經驗。